电陶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陶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乾隆玉玺毕加索张大千屡创新高收藏热又抬头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9:04:44 阅读: 来源:电陶炉厂家

乾隆玉玺创纪录拍出,毕加索画作创纪录拍出前天,张大千画作《爱痕湖》拍出1亿天价

《爱痕湖》创下一亿零八十万人民币的天价,成为中国近现代书画的“第一贵”。其实,今年以来拍卖市场上已经诞生好几个纪录:4月8日,香港苏富比举行中国瓷器及工艺品2010年春季拍卖会,清乾隆帝御宝题诗“太上皇帝”白玉圆玺成交价9586万港元,刷新御制玉玺世界拍卖纪录,同时刷新白玉世界拍卖纪录;5月4日,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以1.064亿美元拍出西班牙艺术大师毕加索的画作《裸体、绿叶和半身像》,刷新世界艺术品拍卖价格最高纪录。

这幅《爱痕湖》拍出天价 局部

无论是国内或是国外,今年以来艺术品拍卖为何会屡屡创出天价?张大千的《爱痕湖》创下纪录后,将对收藏市场的走向产生什么影响?在《爱痕湖》的“蝴蝶效应”下,浙江的收藏界会不会也掀起张大千热呢?针对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诸多业内人士。

杭州收藏品市场的蔡秋声经理认为,今年以来艺术品之所以屡屡创下天价纪录,就国内而言,与国家调控房地产市场,大量民间资本另寻增值渠道有很大的关系:“本来,房地产市场是增值最快的,往往2至3年就可以将资金翻番,但今年国家对调控房地产市场动了真格,一些已经在房地产市场获利的资金转而寻求更安全的投资领域,于是很大一部分就转战艺术品市场。”蔡经理表示,杭州收藏品市场无论是摊位的出租率还是客流,今年明显比去年要旺, “这从侧面说明了有资金转战收藏市场了”。

那么,受资金追捧的拍卖市场,在《爱痕湖》的影响下走向如何?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近现代书画鉴定专家高松年对记者说,首先得肯定,《爱痕湖》是张大千晚期的顶峰作品之一,也是张大千独创“泼墨泼彩”画法的代表性作品,高松年认为这个价格体现了这幅画的价值。

高松年认为,在《爱痕湖》的影响下,近现代书画肯定会在拍卖市场升温,张大千、齐白石、黄宾虹等名家作品将会进一步升值。当然,在收藏品市场里,这些画家画作的仿品也会随之增多,需要收藏者擦亮眼睛,谨慎对待。

而对于浙江的藏家来说,《爱痕湖》创下纪录又意味着什么呢?对此,杭州艺术品经营行业协会的副会长钱子达表示,其实张大千在浙江并不是热门收藏对象,在浙江只有张大千早期的几幅作品在流传,价值都不算太高。“因为浙江不是张大千的主要活动区域,相对来说,上海及张大千的老家四川更追捧张大千的画,在我看来,虽然现在《爱痕湖》创下纪录,浙江未必会形成张大千热。”

《爱痕湖》及其买家、卖家……

本报讯 17日晚上11点半,北京嘉德春拍近现代书画“借古开今——张大千、黄宾虹、吴湖帆及同时代画家”专场上,最受期待的张大千晚年巨幅绢画《爱痕湖》终于登场。经过20分钟近60轮的激烈叫价,《爱痕湖》以一亿零八十万元的天价成交,这也是中国近现代书画首次突破亿元大关,这一价格也创出张大千个人作品成交新纪录。

作为当晚第1125号拍品,此件作品于晚11点半左右上拍,当拍卖师报出900万起价后,即有数位场内和电话委托买家迅速加价,互不相让,加价至4000万时,另一位买家直接出价5000万,随后加价至7100万时,还有新买家进入。最终,经过20多分钟紧张争夺,由一位电话委托买家以一亿零八十万元人民币将此画收入囊中。

此次拍卖的《爱痕湖》又名《爱痕湖一曲》,为巨幅绢本泼彩,宽 76.2cm,长264.2cm,落款的年代为戊申(1968年),与张大千巨构《长江万里图》创作于同年。

1965年秋,张大千与友人张目寒等游瑞士、奥地利诸国,在奥地利著名的风景胜地亚琛湖畔停留数日。关于此行的细节,张大千在翌年创作的另一本《爱痕湖》落款中,曾这样写道:“年前与艺奴漫游欧洲,从瑞士入奥国,宿爱痕湖二日,曾作此诗以戏之。”艺奴听名字似是一女子,但究竟是何人并未清楚。这一乐事,必给张大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故游欧归来的几年内,他以“爱痕湖”为题,创作了多幅山水。此次拍卖的《爱痕湖》就是其中一幅。

该幅《爱痕湖》有如下题款:“湖水悠悠漾爱痕,岸花摇影狎波翻。只容天女来修供,不遣阿难着体温。”张大千将“亚琛湖”译为“爱痕湖”,或取“留情之地”的意思。

据嘉德公司介绍,1968年巡展后,张大千本人亲自将本作赠予现藏家,并加盖“大风堂”印,现藏家为美国著名东方文化学者,任教于知名学府,在艺术研究领域备受敬重。这次这位藏家决定将此件作品的拍卖所得,用于支持中国相关学院的学术构建。不过,嘉德公司并不愿对记者进一步透露该藏家的其他信息,对于该画的买家,嘉德公司同样“守口如瓶”。

张大千真真假假那些画

张大千身为一代大家,其实是从临摹起家的,他的最初出名,竟也是因为他临摹古人的画竟让人找不出破绽。有人戏称这位“伟大艺术家”的“造假”水平“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上世纪20年代,张大千临摹画比原创更有名气。张大千作伪的对象,上自魏晋南北朝,下至明清,各朝各代具有代表性的画家的画作,他都拿来仿之。因为作伪水平极为高超,他甚至赢得一个“石涛(明末清初‘四画僧’之一)复生”的称号——他仿石涛的画几可乱真。

黄宾虹就是张大千临摹画“受害者”之一,据说张大千以假的石涛画换了黄宾虹一幅真的石涛画,令有“石涛鉴定专家”之誉的黄宾虹大丢面子。

与大千有交往的黄苗子说,上世纪20年代末,张大千和一位古董商串通,用一张假的石涛画,骗了上海收藏家程霖生13000元,张大千后来私下对好友说:“程霖生收藏的一百幅石涛画中有七八成是我画的。”

国内知名收藏家罗振玉、高剑父、吴湖帆等都吃过他的苦头,甚至连少帅张学良也买过张大千的伪石涛画。据说张学良还摆了一道“鸿门宴”宴请张大千,不过两人不打不相识,竟成了朋友。

相关:

是谁炒热名画市场? 艺术品进入"疯狂时代"?

可以说当今的文化艺术品进入了“疯狂时代”,有人用“文化贵”来形容,但实际上,贵的并非文化,文化艺术品在其中扮演的仅仅是一个“商品”角色而已。而且,这一场热潮本身也是不平衡的,书画最受欢迎,瓷器次之,最具有文化价值的古籍善本等则价格并不高。对此,首都图书馆研究馆馆员周心慧表示:“古代传流至今的珍本善本,同样具有不可再生性,其所具有的珍贵价值,是毋庸置言的。但现在的这一波收藏热更多原因是大财阀的介入,炒作起来的,是一种投资行为,他们更加关注画、瓷器等,而对书的关注则比较少。”

球磨机批发

硅胶保护壳批发

气动工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