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陶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陶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手机黑金链大动荡【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09 21:00:19 阅读: 来源:电陶炉厂家

8月18日深夜,一辆黑色的轿车闯过红灯,飞快地驶到深圳车公庙的一幢大厦门前,在刺耳的急刹车声中戛然停下。

谢伟(化名)跳下车,一路奔跑冲进大厦内的一间机房,将两个还在工作状态的硬盘直接拔了下来,塞进随身的皮包,换上刚拆开包装的新硬盘,这才瘫坐在椅子上,长舒了一口气。

一个小时前,还在睡梦中的谢伟被一位同行的电话吵醒,对方言简意赅地告诉他,“不久前被捕的信联互通老板,已经检举了200多家公司,并引发广东省政府和深圳市政府高度关注,有关部门可能很快会采取联合行动进行打击。”

谢伟并不知道,自己是否在这份黑名单中。他是一家SP(手机服务提供商)公司总经理,公司表面上为客户开发手机增值服务和应用,但实际上最赚钱的项目,正是臭名昭著的手机恶意软件。

这位同行的建议是“出去避避风头”,但浮现在谢伟脑中的第一个念头,却是去公司销毁证据:在谢伟拔掉的两个硬盘里,存储着大量与山寨手机厂商以及渠道商合作的恶意扣费数据。

其实,过去谢伟已经不止一次应付过这样的局面,但他有种预感,这次的打击行动可能和以往不一样,整个行业可能会有一场“地震”。在这之前,一位运营商的朋友已经有告诫他,最近“风声非常紧”,比如移动、联通等运营商都已在酝酿更严厉的清查。

在带着硬盘数据回家的路上,他陆续拨通了手下几个商务经理的电话,通知他们从明天开始公司安排休假,“具体上班时间待定。”

做完这一切,他给自己泡上一杯咖啡,开始翻查通讯录,给更多的朋友传递风声。

从8月20日开始,深圳几站所有恶意软件渠道公司停止推广,多家SP公司不约而同开始“放假”。

此时,谢伟已经身在国外,他准备先休息几天再决定下一步如何行动,因为他现在还并不知道,这一次的动荡将会像以前的打击一样,只是一阵短暂的风潮,还是会不断升级,最终彻底终结这个“手机黑金”产业链。

一场“内讧”引发的严打

引发这一场巨大动荡的导火索,源于一场利益分配矛盾引发的内讧。

从8月中旬开始,一则关于“信联互通被公安机关连根端掉”的传言在深圳SP圈子中开始流传,消息称,深圳公关机关已经于8月初对深圳最有名的手机恶意软件公司之一——信联互通实施抓捕,包括老板在内的数十人全数落网。而业内人士透露,此案起因于深圳另一家手机公司亚力通的举报。

未经证实的消息称,信联互通与亚力通进行了手机内置软件合作,并约定事后按比例分成,为达成合作,信联互通老板向亚力通某副总行贿一辆奥迪A6。但事后信联互通却并未按约定给亚力通结款,当初力促达成合作的副总也离职而去,亚力通一怒之下向公安机关进行了举报。

不过,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此案可能并不会如此简单。

“对一起‘贿赂案’,公安机关不可能实施如此大规模的抓捕,甚至把信联互通的服务器硬盘都拆回去进行调查。”一位不愿具名的当地SP人士认为,此事之所以引起警方重视,在于信联互通一案有可能牵动整个手机恶意软件行业。

在此之前,手机恶意软件公司一直广受社会诟病。过去多年来,这一利益链条曾屡被媒体曝光,并经历多轮清查打击,但由于取证困难、渠道隐蔽,这一问题长久以来始终屡禁不绝,难以得到根本解决(详见《财经国家周刊》2012年第12期报道《沦陷的手机》)。

所以,信联互通相关人员被抓捕,乃至牵出更多线索,有可能为公安机关彻底清查手机恶意软件行业打开突破口。

因此,随着事态的变化,手机恶意软件行业开始陷入恐慌。大批公司休假甚至解散部门的情况已被证实。谢伟认为,此次事件看似偶然,“但这次似乎不太一样,以前从来没有一个公司被一锅端的例子,”谢伟说,“从各种风声来看,这次的打击力度将会超过以往。”

监察升级

事实上,从今年上半年以来,手机恶意软件规模爆发的趋势确实已经引起工信部和中移动等运营商的高度重视,并加强了清查力度。

不愿具名的运营商人士透露,中移动去年就已经成立了专门处理恶意软件、垃圾短信、色情信息等问题的机构“信息安全管理中心”,今年春节后又对手机恶意软件问题进行了深度调研。今年5月,中移动董事长奚国华与总裁李跃更专门就此事批示要求,中移动各部门及地方公司对损害手机用户利益的行为“零容忍”,并进行严厉整治打击。

与此同时,工信部6月初也发布《关于加强移动智能终端进网管理的通知》、(征求意见稿),要求终端生产企业不得在产品中预装定含有恶意代码,或者擅自调用终端通信功能,造成用户流量耗费、费用损失、信息泄露的恶意软件。

而据不愿具名的消息人士透露,目前联通也正在酝酿最新的政策《中国联通(600050,股吧)合作增值业务违约处理管理办法》,有望于近期内颁布施行。

据了解,与联通过去的增值业务政策基础相比,对违约的合作增值业务服务商的处罚力度大幅增加。比如其中的一条重要规定是,无论是合作伙伴的业务还是子公司的自有业务,只要用户的“不规范定制”投诉率高于“每2万元的业务1件”,就按照每件6000元的标准进行罚款。

“这个罚款是强制性的,只要用户投诉,不需要举证就直接扣罚,即使合作伙伴或子公司有异议,也只能在处罚后再进行申诉。”该消息人士说。

一位SP人士认为,工信部及运营商的整顿举措确实有所成效,比如信联互通之所以拖欠亚力通等下游渠道结算款,最终爆发内讧,其原因之一就在于中移动加大清查力度,导致其“坏账增多”,最终资金链条出现问题。

“恶意软件行业本来就经常上演‘黑吃黑’,随着监管力度加强,利益链风险增大,一些过去忍而不发的利益分配不均矛盾的爆发几率随之增大。”该人士说。

黑色产业未到末路?

信联互通一案爆发之后,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一黑色产业链条将被重创。但在这个行业的从业者们看来,世界末日并未到来。

“这次打击可能力度空前,但想要借机彻底根除这个行业几乎是不可能的。”深圳某SP公司总经理李国雄(化名)认为,虽然一些规模较小的公司可能会被清理或是被迫“洗白”,但对于一些利润流水过亿的大公司来说,“上面的打击只是暂时的停手,只要风声一过,业务还会依然继续。”

李国雄向记者透露,在行业内有一个已经不是秘密的应对方案——借壳经营。这种应对方案通常的做法是成立2——3个壳公司,做完一个项目就换一个壳,一旦有整治活动的风声传出,直接将壳公司甚至是母公司出售,提前洗白,“这种游击战的方法基本可以躲过此前每一次的整治,屡试不爽。”

腾讯移动安全实验室的一位专家认为,此次信联互通事件以及联合打击更像是一次导火索,后续更明显的影响会体现在行业洗牌方面。“一批从业公司被打掉后,另一批公司会在巨大的利益驱动下重新上位。”

“仅靠一两次的行业内讧或集中整治,根除黑色利益链的行动会永远处于被动的局面,想要掌握主动权,必须建立一个有效的监管和处罚机制,这个机制需要相关部委的政策设计、运营商的积极参与以及安全厂商和品牌厂商的通力合作。”这位专家表示,此过程中,公关机关更多地介入,可能带来更有效震慑。

这位专家同时指出,所有制度都应该有完善的设计,因为运营商的一些整治举措也未必能见成效。

“比如联通的新政策,首先6000元的罚款额并不高,起不到杀一儆百的效果,其次这种建立在投诉量考核基础上的处罚政策也并不科学,恶意软件厂商往往会通过买通个人的方式,在地方甚至投诉环节就直接将问题‘抹平’。”一位SP人士评价说,“这一政策最大的影响,或许反而会是催生出更多的‘投诉专业户’,导致守规矩的公司压力与风险增加。”

运营商大数据精准获客

联通大数据怎么样

教育行业同行咨询

北京代理记账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