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陶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陶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OL激情0910作者仙妲姬

发布时间:2021-01-21 08:28:29 阅读: 来源:电陶炉厂家

字数:134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九)处女求爱

过了几天,贞清秘书佩琦打电话给我,叫我到她公司去拿签好的合约。

那天傍晚拜访客户后到她们公司去,想顺便约贞清吃晚饭。

这几天虽没有见面,但每天我跟贞清几乎都会用MSN或SKYPE视讯聊天,有时聊ㄧ些自己的观念,对事的看法,我们还满投机的所以有时聊到很晚,断不了线。

当然有时也玩视讯,互相要求自慰给对方看。

她说:「要不要看我裸体?」

我说:「好啊!」

她就用挑逗的方式,脱掉T?及短裤,里面什么都没穿。

我说:「让我亲一下奶奶。」

她就把镜头挪到胸前,我发出啧啧声音。

我说:「让我亲一下咩咩。」

她就把镜头挪到小穴前,我则身出舌头舔我的镜头。

我说:「再用手指捏奶头。」

她就把镜头挪到胸前用手指转动奶头。

我说:「再用手指插小穴。」

她就把镜头挪到小穴前用二只手指插进小穴。

开始自慰起来,「嗯…嗯…嗯…呵…嗯…」

我也把镜头对准DD打手枪。

接着拿出按摩棒插进小穴、「嗯…嗯…啊啊啊啊啊…嗯…」,没多久淫穴就流出淫液出来了。

我说:「DD要插小穴。」

她说:「我累了,要睡觉,BYEBYE。」

就下线了。

她只是想找人看他自慰却挑逗我一夜难眠。

当我ㄧ到她的公司,柜台总机就对我露出一种很暧昧的笑容说:「张先生您好,找佩琦吗?」

我说:「是的,找她拿和约」

总机小姐:「佩琦现在在赵协理办公室,请您直接进去吧。」

我往赵协理办公室走时,沿途有些女职员好像再向我指指点点,我在想不会我和贞清的事被知道了吧。

我走到贞清办公室时,见到贞清坐在办公椅隔着桌子在念佩琦。

我敲了一下门,贞清看到我说:「进来!佩琦你今天有点心不在焉,把资料错的地方改一下,顺便给辉哥倒杯茶。」

佩琦问我:「辉哥你要咖啡还是茶?」

我说:「我要你」

佩琦红着脸说:「神经!」

这时贞清走过来,我马上趋前给他一个拥抱及深吻。

我双手圈抱着他的腰,她双手圈着我的脖子,问说:「你想不想我?」

我回答:「想!」

然后亲她一下嘴唇。

再次问我:「你想不想我?」

我回答:「很想!」

然后亲她一下嘴唇。

就在这时佩琦端着一杯茶进来,说:「哦!你们不会是在谈恋爱吧!进度那么快!已经亲吻了,该不会也上床了吧?」

贞清回答说:「对阿!你想怎样?」

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刚刚进来有些人用很暧昧的眼光在看我,难道他们都知道了?」

佩琦说:「是真的吗?我只是随便猜猜,连我都不知道他们应该也不知道吧?若有风声他们会来问我的。」

贞清说:「那你不要到处乱说,我把你当姐妹看,知道吗?」

佩琦转身说:「我才不会大嘴巴。」

当她转身时似乎忘记他手中有杯咖啡,就直接拨在我的西装下摆及西装裤弟弟的部位。

我说:「还好不很烫,不然就让你煮小鸟了,你老板就要守活寡了」

贞清:「神经哦!要不要紧啦!」

这时佩琦一直用手擦着我的弟弟部位。

直到她感觉到我弟弟好像涨大了才说:「不好意思!」

我说:「弟弟经过你的安抚是没关系,不过我这套西装要报废了,不知要找谁赔,你是不是要以身相许啊!」

贞清说:「佩琦您带辉哥到仓库,有批新到的西装样品,让辉哥自己挑一件。还有阿辉,今晚我有事总经理从上海回来,他找我所以今天不和你吃晚饭了,合约记得拿走。」

我说:「今夜又要孤枕难眠了,记得上SKYPE。拜了」

佩琦说:「我刚刚问她们为什么那样看你?她们说那天你的鸡巴打到服装师的脸,而且还被那两个MODEL骚扰,以一敌二在化妆室做爱。真的吗?」

我摸摸头笑一笑没回答。

贞清隔着酷子捏住我的鸡巴:「很厉害嘛,一个战二个,给我小心点。佩琦等一下帮我把他懒觉剁掉。」

佩琦:「真的吗?」

贞清:「你觉得是真的吗?我要去开会了。BYE」

佩琦带我往仓库走,沿途我们聊着天。

佩琦:「你跟贞清姐真的上床了?」

我:「嗯!」

佩琦:「你们才见过几次就上床,不觉得怪怪的吗?」

我说:「感觉对了就作了有什么怪怪的,何况性只是爱情中的一种润滑剂,最主要还是互相心里面有对方。到是你今天心不在焉的做错事还把泼湿我衣服。有心事吗?说来听听,反正这里没人。」

佩琦说:「没错我是有心事,我男朋友明天从军中放假回来。」

我说:「那是不是想到可以做爱心里太爽了,就出槌了。」

佩琦说:「没错啦,其实就是这件事?我告诉你,你不能笑,因为我还是个处女。」

我说:「那有可能?你今年已经大学毕业了,长得也不错,身裁又好,天下男人都眼睛瞎了,让你还是个处女。」

佩琦说:「小声一点啦!我家里环境不是很好,所以我念书时就一面做女装网购的生意,原本生意还不错,后来被ㄧ家厂商告仿冒,是贞清姐帮我让我没被告的,但网购生意就收了,今年贞清姐叫我来这上班,我根本没机会交男朋友。

直到之前ㄧ直想追我的学长出现,才第一次交男朋友。

但最近我男朋友ㄧ放假见面就要求做爱,但我ㄧ点经验都没有,不知道怎么办?但我ㄧ些朋友跟你们好像将做爱当成游戏一样,让我觉得疑惑。

想到明天我男朋友放假又要面对这个问题我就心烦,所以才会心不在焉。「

这时佩琦打开仓库的门,带我到西装区。

我ㄧ看有很多是名牌的。

我说:「真的随便挑?」

佩琦:「对啦!反正又不用钱。」

佩琦说:「我很崇拜贞清姐,既然他会喜欢你,表示你人还不错。

可不可以请你教我如何做爱?「

我说:「这样你不会觉得对不起贞清姐?」

佩琦说:「也对啦!但我不知道该找谁啊?」

我说:「你贞姐应该不会介意的?」

我就将那天我们和芷薇3P的事告诉佩琦。

我说:「其实我和贞清都同意性只不过是ㄧ种游戏,心中互相有爱才是最重要的,性只是ㄧ种润滑剂吧了,就算是没,可以获得彼此心灵相通也是甜蜜幸福的。」

佩琦说:「那今天晚上你教我。」

我说:「那你不怕你男朋友知道你不是处女了?」

佩琦说:「他之前不知交几个了,应该很有经验?我不想让他知道我还是处女,这样我会让他觉得我没行情。」

我说:「那要到哪里做?」

佩琪说:「我不知道。」

我说:「既然是你的第一次在你自己熟悉的地方比较好?」

佩琪说:「那就这里,因为我只要受委屈或高兴的事,都会来这边发泄一下,旁边有个小床。」

往旁ㄧ看真的有张床。

她把我拉到床边。

佩琦:「接下来怎么做?」

我回答:「既然您要处女变荡妇,那就要採取主动,你把我衣服脱光。」

佩琦开始脱我衣服,但手有点颤抖。

我说:「有时狠ㄧ点用扯的都没关系。」

但佩琦还是慢慢的将我衬衫及内衣的脱掉。

等脱下我裤子及内裤时,看到我那还没勃起的鸡巴,看了一下后问:「然后呢?」

我说:「你不会连这只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佩琦说:「知道啦!他就是阳具啦!只是从没那么近看过。」

我说:「接下来你用嘴巴含着他,然后用舌头舔最前面的龟头。」

在佩琦的口交下,老二迅速的涨起来把她的嘴巴都塞满了。

接着我把佩琦拉起来说:「当你发下老二已经涨起来后,要就要脱掉自己的衣服,主动拉住弟弟往您的妹妹插,但因为你是处女,所以这次还是我来吧。」

我开始轻轻的脱掉佩琦的洋装,再脱掉她的胸罩内裤,抱着她先亲吻她,再让她躺在床上,轻轻亲她的额头,眼睛,鼻子,嘴吧,耳朵,再亲她的脖子,肩膀,双乳头。

接着就各用ㄧ手揉她两个乳头,我的嘴巴亲她的大腿,最后来到她的处女地,用嘴巴吸她的阴核,用舌头舔他的小穴。

感觉佩琦的淫穴已经很湿润了,这时我将阳具抵在佩琦的阴户口,再用嘴亲她全身,重点当然是双乳,ㄧ只手则揉转她的阴核。

当觉得淫穴有更湿时则老二再往前推进,当抵住那ㄧ片处女地时,我极尽挑逗她,让她全身抽蓄,老二则轻轻的往前顶,我感觉已顶道障碍物,我更加温柔的亲她脖子、耳朵、双乳。

她「嗯…嗯…嗯…呵…呵…嗯…」

感觉她小穴狠湿润了,我再将DD轻轻的插进,她「啊啊…嗯…嗯…」

终於突破处女膜,她好像没有痛楚。

我就把鸡巴拔出来,鸡巴上面及佩琦的小屄边,流出一些带有血丝的淫水,我用她的内裤将这些淫液擦掉。

告诉她:「这就是你的处女纪念。接下来应该换您主动了,你觉得怎么舒服就怎么做或要求我怎么做。」

佩琦站起来说:「妹妹被你擦掉那个,有点乾,可以帮我弄湿吗?」

我就将头栽进她两腿间大力的吸咬,没两三下就又涌出淫液来了。

佩琦自己也感觉到小穴湿了,就把我推倒,拉着鸡巴就插进她的屄内。

她:「呵…嗯…嗯…咩咩…嗯…好舒…呵…服…」

她紧抱着我,然后用她的屁股ㄧ直转动。

她:「嗯…嗯…原来…嗯…作…呵…爱…这…样…嗯…好…嗯…玩…」

接着我翻转过来紧抱着她亲吻,并将鸡巴插入小穴,我想她今天第一次不要太激烈操她,就慢慢的插。

但她竟身出双手抓住我的屁股并推动他,让鸡巴可以插深一点。

她:「嗯…嗯…辉哥…嗯…插…呵…深一…嗯…点…嗯…好…嗯…爽…」

原本要温柔一点,想不到这处女一开苞就如此放得开。

我就将他双腿分开,我的双手撑在床上,以直捣黄龙方式,每次都深出深入,让佩琦淫穴留出大量的淫水。

她:「嗯…啊啊啊啊啊啊…嗯…好…呵…舒…嗯…怫…嗯…太…爽…了…」

他的身体抽动了好几下,第一次做爱就让他高潮了。

让她喘息一下后,我则不罢休,将她的双腿放在我的肩膀上,再将鸡巴猛插她那已是氾滥的淫屄。

她:「啊啊啊啊阿…辉…哥…啊啊啊…不要…插了…啊…快死…了…啊…太…舒服…了…」阵阵惨叫。

我则不理她ㄧ直用力插,终於将累积了多日的能量大量的射在佩琦的淫穴内。

这时我跟佩琦几乎都虚脱了,相拥再一起。

她说:「辉哥,谢谢你让我知道做爱是如此享受的。」

我说:「那明天应该没问题吧。」

她说:「嗯,但他不知是否可以让我一样舒服。」

休息后我挑了ㄧ套西装直接穿上后,走出仓库时,大家已经下班了,我就送佩琦回家后,去度我那寂寞的周末了。

隔两天打电话给她,刚好要送她男友去坐车回军营。

我:「跟你男友做爱感觉如何?做了几次啊?」

她轻轻说:「两次,我男朋友都没让我像跟你做那样舒服。」

「好想再和你做。」

我:「好阿。一起找你的贞清姐做。」

她:「你神经阿,不聊了我男朋友过来了。BYE。」

(十)淫人妻妾

一个星期六的早上我正在家中整理环境,洗衣服,当我在后面阳台晾衣服时,忽然间学弟冲出房门说:「要迟到了今天有研讨会。」

然后就消失了。

等我晾好衣服回到客厅,打开电视及Wii玩电动游戏时,忽然一个约三四岁的小朋友走进来,我觉得很惊讶。

我问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住哪里?」

他:「我叫小傑今年四岁。」

我ㄧ看原来学弟出门时没关门,这小傑不知从那楼跑上来的。

我:「你要干什么?」

他:「我想打电动。」

我想可能听到我电视有Wii的声音,就跑进来了。

这时楼下有个女子的声音在喊小傑。

我赶快出去说:「在这!」

是ㄧ个约三十几岁的少妇,穿着一件很宽松旧旧的T恤,下半身是一件短的不能再短的慢跑裤。

长的瓜子脸还算清秀,胸部有C的尺寸,身高不高属於娇小型的。

少妇:「小傑你怎么可以乱跑,吓死妈妈了。」

小傑:「我要打Wii。」

少妇:「不行,这不是我们家。」

那小孩就开始哭了。

我:「没关系啦,让他打一下。你请坐。小傑你要不要喝果汁。」

小傑:「好」

我就去倒了两杯果汁,并挑一片比较简单的卡通赛车让小傑玩,我则和那少妇聊天。

她叫筱云住我家楼下,在我在往来的证券公司市场行销部上班,她解释小孩跑上来的原因。

平常小朋友给保母带,假日带回来自己带,今天老公去加班没人在家,刚刚她下去拿信没带钥匙,所以门没关,结果小傑就跑出来了,可能刚好我没关门,让他听到Wii的声音,就跑进来了。

接着就聊ㄧ些股票及行销的事,ㄧ聊就越轻松,他的坐姿也很轻松,将双脚盘上沙发,靠着沙发聊天,当我仔细一看,他没穿内裤,隐约可以看到阴毛,他一面讲话一面会拉衣服或卷衣服,我发现没穿内衣,那乳房型状都看得出来了。

我在家也穿得很随便的,ㄧ件篮球背心,ㄧ件短裤(比内裤稍微长一点)我也不穿内裤的。

所以我的老二就搭起帐篷了,但她好像没发觉,而我的鸡巴越来越受不了,就故意让他露出头来。

她看到后靦腆的说:「那是你的DD跑出来了。」

我:「因为你的咩咩也跑出来了,所以弟弟出来找妹妹。」

她往自己的裤子一看,就赶紧坐正。

这时候小傑已经睡着了。

她:「他一到假日就起的很早,所以睡着了。」

「我该抱他下去了。」

我:「她睡的那么沉,就让他在这里睡吧?」

我就将他抱进我房间睡,筱云似乎不敢跟进来。

当我走出去时鸡巴顶着一个大帐篷,她一直看着我的帐篷。

我:「你还要不要再喝果汁。」

她点点头。

我再到果汁来时,故意将杯子放在DD旁边,她伸手拿杯子时碰了一下我的鸡巴。

她:「哇!好硬!」

我:「要不要试试?」

我没等她回答,就站起身走到她面前将裤子脱掉,我的鸡巴就弹起来在她眼前,她慢慢伸出手来握着,套弄了几下就含下去。

我觉的鸡巴更硬了,就将她拉起把她的衣服裤子全部脱掉。

伸手下去抚摸啊的小穴。

她很陶醉:「嗯…嗯…嗯…嗯…」

由於还不是很湿,我就改用手指插入。

她:「啊啊啊…好…啊…刺激…嗯…」

当她小穴已经很湿滑了,由於她身材娇小,我将她抱起,她的双腿缠住我的腰,双手圈住我的脖子,我的双手扶住她的屁股,我的鸡巴插入她的小屄,上下摆动。

由於她身体剧烈晃动嘴巴只能发出「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这个姿势很费力,我就放下她改坐在沙发上,她主动上来双腿成M字型打开,将咩咩套入我的鸡巴,上下做活塞运动。

她:「呵…呵…好久…嗯…没…这样…嗯…爽…呵…了…」

再来她似乎累了,我就拉她下来变成侧躺从后面抱住她,鸡巴从后面插入她的小屄,ㄧ手摸乳房,ㄧ手揉阴核。

她:「啊啊啊…慢…一…啊啊啊…点…啊啊啊啊啊啊…」

我继续的插及揉小穴。

她:「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啊啊啊…出…来…啊啊…了…」

她小穴夹紧鸡巴,身体颤抖了几下高潮了。

我保持从后面抱他的姿势,手继续揉她的乳头及阴核。

她:「嗯…我不行了…啊…这样太刺激…有点不舒服…」

我:「我还没泄洪呢?」

她就转身跪在地毯上,把我的鸡巴一口含近去,还猛吸我的鸡巴,吸的满口鸡巴,吸到脸颊都凹进去了。

在吐出来用舌尖舔我马眼,然后再吸进去我的鸡巴,从没碰过如此厉害的口交。

马眼一松,我就将精液射进她的口中了。

结束后已接近中午,我:「我下水饺ㄧ起吃吧。」

筱云:「我来吧。」

她就到厨房穿起围裙开始烧开水,切菜,从背后看赤裸的身体充满着诱惑,我的鸡巴又再次翘起,就从背后抱住她,将鸡巴插进他的小穴。

她:「啊啊…才一…下…你…又…啊啊啊…要…」

再把她拉到餐桌上坐,ㄧ边插穴ㄧ边趴在她身上,猛吸她的大奶。

她:「嗯…嗯…嗯…好…舒服…嗯…」

当两人浑然忘我时。

小傑来到旁边说:「我也要吃奶奶。」

我们吓得的迅速分开,回到客厅把衣服穿上,筱云连忙安抚小傑,我则去煮水饺。

二大一小吃完饭后,筱云带者小傑下去了。

心想搞人妻似乎比较没压力,技术纯熟,又没负担。

晚上十点多我和学弟在客厅看影片时,门铃响了,我去开门,看见筱云旁边有一个男人约四十岁,面带杀气。

(这时我心想完了东窗事发了)。

我:「请进。」

筱云:「这是我老公,汤诚毅。」

我:「您好。」

汤看了我学弟一眼。

我:「他是我学弟。」

汤:「听我儿子说你今天上了我老婆。」

「我老婆还说你的性能力还很强。」

原来她老公回来后,问他儿子:「今天妈妈带你去那玩?」

她儿子竟然回答说:「妈妈带他到楼上叔叔家打Wii,然后叔叔在吃妈妈的奶奶。」

老公又问:「那妈妈和那个叔叔有没有穿衣服。」

小傑回说:「没有。」

学弟还在旁边瞎起鬨:「这次嘴巴没擦乾净了。」

我说:「学弟不要乱说!汤先生是你儿子自己跑进来的,而且你老婆穿得如此性感,长的漂亮身裁又好,是男人都想上,何况有那样的机会。那现在已经做了,不知汤先生有何要求?我尽量配合。」

筱云抽泣说:「不要理他,他还不是在外乱搞,只是我没抓到罢了。」

汤的回答令人讶异:「我老婆她竟然那么淫荡,敢在我面前说她今天跟别的男人做爱很满足,我就要看看她有多满足,现在就要你再肏我老婆一次,然后离婚,我倒要看看她有多淫荡。」

我:「汤先生你有病吗?让我在你面前肏你老婆,然后让你告我。我又不是白癡. 」

汤:「我要抓奸在床啊。」

我:「汤先生你也知道捉奸在床,你现在只凭你那小小年纪上不了法庭儿子的话,是没办法对我们怎样的。你省省吧。」

汤:「那你是不承认了喔?」

我:「现在我打死都不承认。」

「你自己在外面搞小老婆,现在要利用我来离婚,你想得美。」

「如果你已不爱你老婆,就赶快离婚,不然后你在外面爽,叫你老婆不要爽,这也太过份了。」

我问筱云:「你老公多久没和你做爱了?」

她:「没去记,反正很久了。」

我再问:「那你多久没做爱了?」

她:「就不记得了嘛,反正很久很久了。」

我:「汤先生那你多久没做爱了?」

汤:「你管我。」

我;「像你老婆长这么正点,如果是我一定天天照三餐肏她,不会让她独守空闺。」

「筱云不要怕他,跟他离婚想做爱时随时找我或找别的男人,那不淫荡,那是正常。」

汤:「那你是承认跟我老婆有一腿。」

我:「我承认个屁。

我现在幻想你老婆个子小,奶子大,抱着肏相当爽,躺着让她差更爽,他的口交技术一定好,我会每天让她高潮。「

汤:「她有对你口交?你可以让她高潮?」

「为什么以前我跟他做爱他都像死人一样?」

筱云:「因为你有别的女人,我讨厌你插完别人再来插我。所以才会这样。」

汤:「那你也从没帮我口交过。」

筱云:「都讨厌做爱了,还口交。好啊!你那么喜欢口交,现在我就帮你。」

说完她就马上蹲下把他老公的短裤及内裤一起脱掉,拉起他老公的鸡巴开始口交。

汤:「你干嘛!在别人面前做这个。」

汤就一直退,筱云嘴巴就是不放,汤退到墙壁,似乎感觉到他老婆口交的快感,而在享受这。

这时候我的精虫灌脑,失去理智,就扶起筱云的屁股,脱掉他的裤子,用手抚摸他的小穴后,就将我裤子拉下,把我DD插进他小穴抽插。

筱云:「啊」了一声,继续含着她老公的鸡巴。

我:「你不是要看我怎么让你老婆高潮吗?现在就让你看。」

我就让鸡巴很用力插筱云的小穴,插得拍拍作响。

筱云不得不张开口来喘气。

她:「啊啊啊啊啊啊…好…啊啊啊…爽…」

在我如此的猛攻下,筱云一下子就抱紧她老公,屁股一缩,在放松时喷出尿来。

汤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

我:「现在换你,你现在也可以让你老婆高潮。」

汤不自觉的照我话做,将他的鸡巴插入他老婆的小穴内,也是用抱着的方式。

但没几下他就累了,让他老婆躺在沙发上,改採男上女下的方式抽插。

筱云:「嗯…嗯…嗯…老…公…嗯…你好强…嗯…好爽…」

汤一听精神一振,更卖力的抽插。

筱云:「啊啊啊…我…啊…不行…啊…了…」

她的小穴一缩夹住她老公的鸡巴,汤也射精在她老婆小穴内,俩人相拥躺在沙发上喘气。

休息后。

筱云上衣已退到博子露出两颗乳房及小屄,汤也露出他的屌。

我和学弟在旁边看的口水直流。

学弟已经伸手去摸自己的DD了。

汤:「好久没和我老婆那么爽得做爱过了。」

我:「你老婆是很容易满足的,性生活会很美满的。」

汤:「但在别人面前做爱感觉特别爽,现在好像又有感觉。」

我那白目的学弟此时竟说:「大哥难你们做爱实在太爽了,但大嫂的美色当前我自己打手枪又没意思,可不可以让我也插一下。」

我:「你很白目ㄟ。」

没想到汤:「在别人面前做爱感觉很神勇,不然老婆我们来玩4P。」

筱云:「你神精啊,老婆让人玩。」

汤:「反正做爱就是要爽,刚刚真得很爽,我戴绿帽都没关系了,而且三个男人一次让你爽,你还不要?」

这时气氛有点僵住了,三个男人都在看筱云。

我学弟忽然说:「大嫂拜託啦,我受不了。」

我和汤都笑了ㄧ下。

在沉寂ㄧ时后筱云说:「听你们这一说,我很想尝试被三个男人操,所以想试看看,不敢说是怕被你们认为我好色。」

我们三人笑了出来,我:「做爱本就要色才好玩的。」

「那你们的小孩呢?该不会做到一半说三个大男人欺负她妈妈吧?」

汤:「睡着了他都是ㄧ觉到天亮的。」

现在的气氛真的很融洽了。

筱云:「我先去沖个身体。」

出来后,筱云围着一条浴巾,更显得性感。

筱云问:「那怎么开始?」

我说:「我们从脱衣服开始。」

???@ ?马上脱掉身上的衣服,就马上伸手摸了筱云的乳房学弟:「哇!嫂子的奶子摸了那么好,难怪学长你会冻未条。」

我们三个站在筱云身边,三只阳具在筱云的前面上下跳动。

我说:「三只随便你玩。」

筱云首先抓起她老公的阳具就往嘴里含(可能发现她老公的阳具是三只中最

软的),再用两只手抓住我和学弟的阳具套弄。

筱云:「阿辉吃我的妹妹。」

我就将头埋在她双腿间,用嘴及舌头,用吸的,用舔的她小屄,感觉淫水冒出来,小穴已经湿润了。

我:「汤兄还是你先来吧?」

汤就躺在沙发上,筱云背对着老公,将她的小穴套进汤的鸡巴,我和学弟站着筱云边,筱云一边吸学弟的屌,一边用手套弄我的屌,而且筱云好像放开了,用力的将身体上下摆动。

由於嘴巴含着屌,就:「嗯…嗯…嗯…嗯…嗯…」叫着。

汤在筱云的套弄下,射精在她小穴内了,我学弟马上让筱云趴在沙发上,从后面将他的鸡巴插入筱云的小穴,而且我学弟年轻力壮完全不怜香惜玉,ㄧ只鸡巴就快速的插,每次插入就是到顶,发出啪啪得肉击声。

她:「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好…爽…啊啊…」

筱云一只手握住我的鸡巴,小穴继续被学弟用蛮力抽插着。

筱云:「啊啊啊…救…命…啊啊啊…我…啊啊…不…行……了」

小穴又流出大量淫液。

学弟仍不罢休,继续抽插。

筱云摇着头:「啊啊啊啊啊啊…」

接着学弟把鸡巴拔出来,将筱云翻身把精液射在筱云的胸部。

换我扶着我的鸡巴要插他的小穴时。

筱云:「辉哥…我真的不行了,饶了我吧?」

我:「我已经差不多了,就让我插几下吧?」

筱云:「我用嘴巴帮你弄出来。」

她就跟早上一样猛吸我的鸡巴,再用舌头舔我的马眼,让我将精液再次射进她口中。

四人就赤身裸体坐在沙发上休息。

我:「汤大哥我想现在筱云也不会介意你有小老婆,只是要常常灌溉一下,不要让它变荒地。」

汤说:「其实我没不爱我老婆,跟我秘书也不算日久生情,就是想说尝试别的女人看看,结果就被黏上了。

其实我也一直想脱离她,只是在公事上她也帮不少忙,再找人又怕不顺手。「

学弟:「不如让她也来个多P,让她爽歪歪,然后她就不好意思继续当你小老婆了。」

汤:「那我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大小老婆都让你们肏了。」

我:「若你秘书做了这件事,未来她不想跟你在一起,你也好脱身,若还是要跟你在一起,搞不好你老婆跟她可以一起服侍你?还不是爽到你。」

汤:「老弟你说的有道理,筱云我觉得对不起她,不过这也许是让仪君(她秘书)不纠缠的方法。」

问:「筱云你觉得呢?」

筱云:「你自己决定,只要不拆散我们家就好。反正以后你自己爽,我也有人可以让我爽。」

汤:「好吧!」

我:「我来想办法。」

过几天我打电话给汤:「汤哥,我几个问题问你?」

我问:「她酒量好不好?」

汤;「不是很好,所以我应酬都让她开车。」

我问:「在不在意被人说是小老婆?」

汤:「她很年轻跟我只是我能满足她一些物质的需求,应该不是很在意。不过有点爱面子。」

我说;「好吧。我来想个办法,再跟你连络。」

我想找美兰帮忙,我知道她在南部大家庭长大,所以讲话损起人来也是很厉害的。

听她说坐月子时被婆婆照顾得很好,几乎天天吃用纯酒煮的补品,所以酒量变得很好。

让她出面在我设的局中让仪君上当。

我就告诉美兰这件事。

美兰说:「我从没听过这种事,有男人愿意把老婆跟情妇一起让人分享的。一定是你设计的,你很贼耶。」

我说:「一样米饲百样人,你要不要帮忙?而且这不是我设计的,是你那聪明的徒弟,想出来的鬼点子。」

美兰:「好啊!被你说的咩咩都痒了,我也想试试玩玩多P,同时让三个男人肏的感觉。」

我说:「好啦!你这个女色魔。」

美兰说:「我的胃口还不是被你养大的,还敢说。」

之后我打电话给汤总,我假装是他的好朋友要介绍生意,所以要跟我餐聚。

当天我们在一家高档餐厅的包厢内吃饭,汤总带他秘书仪君,仪君25岁属於瘦高型的,身材还不错,但胸部没美兰大。

我则带学弟及美兰,介绍一位是我学弟,说美兰是我女朋友。

互相认识后就入席吃饭酒过三巡,美兰就开始发动攻势了。

美兰:「汤董,仪君应该不只是你秘书吧?看你们还很亲蜜。」

汤:「美兰小姐你还满厉害的一下就看出来了,他是我女朋友。」

美兰:「汤董难道还没结婚吗?」

汤董不好意思的微笑没回答。

美兰:「那仪君是你的地下夫人了。」

汤董点点头。

美兰:「汤董对不起,因为我个人因素,实在很讨厌当人家小老婆的人。」

「像仪君年轻又漂亮,却当人家小老婆不是有些贱吗?」

这时仪君很生气站起来:「你很过分ㄟ,不知道就随便说人家贱,对不起汤董我先走了。」

汤董拉住她。

美兰说:「汤董,像这种脾气大又不会帮你招呼客户的女人当情妇太丢脸了啦。」

「不如换我当你的性玩伴就好。有需要就找我,结束但不会让你有负担。」

仪君:「那你更贱!随便找个男人就可以上。」

美兰:「那你就说汤董是随便的男人喔。」

「我不会随便找男人,会找气味相投的,像汤董我就会喜欢和他做爱。」

「但爽归爽不会去破坏人家家庭。」

仪君:「我和汤董事互相相爱的,不是只为了做爱的满足。」

美兰:「人家有老婆小孩那是亲情分不开的,你的爱情可能三分钟却破坏人家一辈子。」

「好啊!你说跟汤总,不是为了做爱的满足,那汤总我晚上陪你做爱一整晚。」

(我心想美兰嘴巴真的厉害。)

仪君:「你真是个贱女人,在自己男朋友面前说要跟别的男人做爱。」

美兰:「我跟辉哥只是炮友(我在旁边点点头),所以要性刺激,找一夜情就好了,办完事还是清清楚楚,干嘛当人家情妇拖泥带水的。」

「汤哥待会要不要跟我们玩一下3P啊!」

汤:「真的吗?我还没试过呢?」

仪君:「你敢?」

美兰:「你是什么身分?管汤哥。而且你一定没办法让汤哥满足所以他才想要尝试。」

「不然你要不要一起参加,我看你是不敢。」

「而且大家都认识,汤总应该不介意吧?」

汤:「我是不介意,早就听说辉老弟很厉害,想看看功力如何?」

仪君:「你真的要?」

汤:「没试过想试试,不然你先回家好了。」

仪君拿起包包就走,走到门口时。

回头说:「好我也参加,我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敢。」

这时我学弟说:「那我可不可以参加。」

我说:「你在旁边看啦,现在你去订间MOTEL。」

学弟出去假装打电话订房间,其实房间已经订好了。

学弟很快就回来说订到了。

我们就前往那家汽车旅馆。

一进房间门,我要大家先洗澡,五人就脱衣服进浴室,但那按摩浴缸进去五个人太挤了,我叫学弟自己沖一沖先出去。

我们四人一进浴缸美兰就往汤董身边靠,用她的双乳磨擦汤董的身体,用手去套弄汤董的鸡巴。

仪君似乎还是有些放不开,但假装无所谓,不过不是一只手遮胸就遮下面。

我说:「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出去吧。」

出浴室后走向大大的圆型水床。

我说:「我跟汤董先跟美兰玩,学弟你自己看着办。」

美兰躺在床上:「这床躺起来好舒服。」

我说:「现在我们让你更舒服。」

我则将头埋在美兰的两腿间开始吸他的小穴,吸她的阴核阴唇。

汤董则吸她的乳头。

美兰:「呵…嗯…嗯…好…享受…嗯…」

在我们两个的调情下,美兰身体不停的扭动。

美兰:「嗯…我…咩咩…好…嗯…痒…DD…快插…嗯…进来…」

我说:「汤董让你先插。」

汤这时将他还不是很硬的鸡巴勉强插进去了,慢慢的一进一出。

我则将鸡巴让美兰吸着,我的鸡巴变的很硬了。

我往旁边看,学弟傻傻的站在那边看,仪君也是一样,只是她好像有点感觉了,用手摸自己的屄。

我就起身拉着仪君躺在床上,一样去吸她的小穴,她还不好意思用手要档,我将手拿开,直接用两张手指插入在里面转动,仪君似乎从没此经历过这样的方式。

仪君:「啊啊啊啊…好…痛…啊啊…舒…服…」

我:「是痛还是舒服?」

仪君:「啊啊啊…现在…是…嗯…舒服…」

我招手要学弟来:「吃她的奶,把美兰教你的用上。」

仪君就扭动身体说:「嗯…嗯…我…嗯…咩咩…好…嗯…痒…DD…嗯…快插…嗯…进来…」

我则挺起鸡巴插入了,因我不知他的接受度,慢慢的插。

我:「仪君这速度可以吗?」

仪君:「嗯…再快…嗯…一点…好…舒服。」

我就加快速度的抽插。

仪君:「好…爽…啊…啊…」

忽然没声了,原来学弟将他的屌放进仪君的口中,仪君好像没准备被插进嘴巴,将学弟的屌吐出,咳了几声。

我:「你要用含的。」

学弟再次将他的鸡巴给仪君含着。

我再往旁边看,汤还是用刚刚男上女下的姿势抽插美兰,美兰:「嗯…嗯…啊…」

的叫着,似乎不是很激情。

我拍拍汤的肩膀,表示换一下。

当我把我鸡巴从仪君小穴中抽出,她大叫一闷声:「嗯!」

然后用腿勾住我的腰,我将她的双腿拉开,让汤将她的屌插入。

我到美兰身边深深拥抱她吻她后,将她反转拿一个枕头垫在她的下腹部,让屁股翘起,然后鸡巴从后插入,由於这样几乎直抵花心。

美兰:「啊啊…这…样好…爽…啊…再…插…再插…」

数十下后再将美兰翻身,枕头垫在屁股下,举起她的一只腿,再将鸡巴插入她小穴。

美兰:「嗯…嗯…哦…太…哦…爽了…辉…哥…我要…出…啊啊啊啊…来…了…啊啊啊…」

她就紧抱着我身体,颤抖了几下,瘫在床上了。

我则起身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着汤及学弟再肏仪君,这时仪君已趴在床上,学弟从后插她的小穴,汤躺在床上让仪君吸屌。

仪君似乎已经放开了,尽情的享受性爱。

这时忽然间汤总的手机响了,她们三人吓一跳停止了动作。

汤:「你到了!我们在108。」

我:「谁啊?」

汤:「来了你们就知道。」

没多久有人敲门。

汤:「不用紧张我老婆来了。」

仪君疑惑的大叫:「啊!」

汤:「我叫她来一起玩。所以他不会管你了。」

我去开门果然是筱云来了,我就拥抱着她。

我:「你来的刚好,我还没消火。」

我就动手将她衣服脱掉,她可真骚的一件圆领衫一件短裙,里面什么都没有穿。

我:「大家继续。」

但仪君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向筱云:「对不起。」

筱云大方的说:「今晚大家好好玩,什么是以后再说。」

学弟迫不及待的再将仪君推倒直插她的小穴。

仪君:「哦!先轻一点啦。」

汤也前去抚摸她的双乳,继续她们的3P。

我将赤裸的筱云推倒在床上,美兰已经爬过来和筱云亲吻,一只手套弄我的鸡巴,我则用手插筱云的蜜洞,等筱云小穴湿了后,拿一个扭扭垫在筱云屁股上,有扭扭垫在插的又深又轻松。

筱云:「啊啊啊啊…太…爽了…我…啊…受…不了…」

美兰在旁吃着我和筱云交合处的阴户,让筱云身体抽?了几下筱云:「嗯…嗯…太…刺激…啊啊啊啊啊…我…顶不…住了…啊啊啊啊…」

一股暖流从她小穴中涌出来,我就深深插了十数下,射精在筱云蜜洞中了。

另一边仪君已被肏的摊在床上,不断的喘息,似乎无力了,但汤还在抽插她,学弟已射精躺在旁边。

我过去拍拍汤。

我:「今晚你很神勇。」

汤不好意思说:「我有吃威尔钢。」

我说:「难怪。」

「但仪君已经受不了了,休息一下吧。」

汤:「好吧。」

房间内有个小泳池,我说:「我们去泡泡吧!」

这时仪君去找筱云忏悔不知说什么?反正两个赤裸的女人深情的抱在一起。

休息后,我:「我们是不是开始第二回合,但这次是一对一。」

「我手中有三条线,女的抓这边,男的抓这边,用这样配对。」

结果学弟抽到筱云,汤抽到美兰,我抽到仪君。

三组人马到水床上。

我:「我们动作都要一样。」

每个女人趴在床上,下腹都垫个枕头,屁股翘起,每人再将鸡巴插入各人的小穴。

三个女人呻吟声:「啊啊啊…天啊…嗯…嗯…太深…了…救…命啊…」

接着我们再换姿势,三个女人屁股下垫枕头,再将鸡巴插入咩咩。

用这样姿势抽插,可以更深。

三个女人呻吟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啊啊啊…了…」

仪君身体抽恤了好几下,小穴流出大量淫水,我就继续抽插数后,射精在仪君小穴内。

再来汤在威尔钢的助力下也射精了,最后是学弟射在筱云得洞内。

六人躺在床上喘息,休息后,我和美兰学弟一起回家,汤则带筱云和仪君回去。

路上美兰说:「辉哥我被你害的越来越淫荡了。」

我说:「这样的经验一声难得几次。怎样后悔了?」

学弟:「对阿!真是太爽了,学长以后有好康的要找我。」

我说:「便宜到你了。」

美兰笑说:「我也还要。这么快乐的事,不作才会后悔。」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骑士的远征中文破解版

少年封神榜OL安卓版

妖怪手帐百度云内购版

侠义英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