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陶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陶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拼命荒诞贫穷第一代网络游戏玩家与他们逝去的青春

发布时间:2021-01-02 23:30:38 阅读: 来源:电陶炉厂家

2002年的这天,没有什么社会新闻,杨帆是个幸运儿,与猝死和暴盲擦肩而过,没能成为“为游戏献身”的传奇,今天回想起来,他没有遗憾,只有余悸——

连续53个小时,从星期五下午到星期日晚上,杨帆没有喝过一口水,也没吃过一顿饭,意志变成支架,强撑着眼皮,满眼红血丝夹杂着变幻的光影,有节奏地律动着,显示器的荧光照在消瘦的脸上,从远处看像是一尊可怖的骷髅。

角色经验值一点点上升,离35级越来越近,石墓阵的猪在烈火中发出阵阵哀嚎,杨帆眼中的画面模糊起来,那把名为“骨玉权杖”的神器却越来越清晰。

当时的他并没有意识到可能会猝死这一点,同样,也没有意识到这个名为《传奇》的游戏会给他的人生造成多大的影响。

传奇

“你得用命来玩游戏”

1995年,中国第一次接入互联网,当时的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微不足道的事件,将会给中国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带来无比巨大的改变。不过,要等到几年后他们才开始感受到互联网的威力了。

2000年,光明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电脑游戏:瞄准孩子的电子“海洛因”》,以官方态度抨击随着互联网和PC的普及而大热的游戏。

这时,WCG双冠王,人皇“sky”已经玩了两年的星际争霸,在河南汝州老家打遍网吧无敌手,同时也被父亲和老师打了无数次,他对未来十分迷茫。

迷茫的不止他一个,在他打星际的网吧里,每一台机子上都有人在玩着游戏,后面还站着两三个人在排队等候下机,他们专注、焦急,没有工夫思考未来会怎样。同样的一幕,在遍布中国的几万家网吧里上演着。

而此时的陈天桥已经不是个迷茫的年轻人了,他一门心思扑在自己的事业上,梦想成为中国互联网的华特·迪士尼。一年后,陈天桥创办的盛大公司签下了一款韩国游戏《传奇》,克服种种困难开始上线运营。

又过了一年,《传奇》成功占据了各地网吧80%以上的显示屏,在一个个昏暗拥挤的小房间里,充斥着浓烈的脚汗味儿和嘈杂的《传奇》PK砍杀声音。

陈天桥成功了,成了中国最年轻的首富,无数年轻学生的命运也被《传奇》改变。

陈天桥

杨帆是他们村里有史以来第一个被重点中学录取的高中生,如无意外,他将带着光环前来,带着光环离开,到他梦寐以求的中山大学。

高中第一次考试的结果,也让他更加确信自己的道路,直到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接触到《传奇》,他就彻底陷在了虚拟的网络世界之中。

摆在杨帆面前的困难是巨大的,他没有赶上像今天这样一个属于游戏的好时代。贫穷和质疑陪伴着他度过了那段疯狂的岁月,而得益于他作为一个好学生时培养出来的品质,加上一腔热爱,愣是坚持下来。

“当时那个条件,想玩这个游戏,你得用命来玩。”杨帆对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说。

农村出身的杨帆非常自律,有毅力,也很聪明,就是没钱。把教室当寝室的他,每晚十点半会准时出现在网吧门口。包夜的好处不言而喻,有极大的优惠,还能抢到好机子,游戏里也是人少怪多,方便升级。

因为穷,按自然规律运转的生物钟被强行扭转,凌晨三点的困意阻挡不了他升级的脚步,打到麻木的时候,大脑几乎停止工作,只有手指机械地重复按着鼠标,发出嗒嗒的声音,和网吧墙壁上老式石英钟的走时声共振起来,听着仿佛寂静夜里的巨大轰鸣,让他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

因为穷,杨帆白天去不了网吧。虽然成绩一落千丈,但好歹没被开除,数十次与老师斗智斗勇,也练就了一身铁齿铜牙、跳楼翻墙的好本领,他没想过会摔死,当时的他觉得能有游戏玩就是毕生的追求和最大的幸福。

“我其实是个老实人,我只是想玩《传奇》而已。”现在回想起来,杨帆有些无奈。

这个老实人高中三年只打过一次架。一个黄毛小混混要抢他的机子,刚和人在游戏里PK完的他抡起拳头就打在黄毛的脸上,成功保卫了自己的阵地。

勇气不是生来就具备的,而是游戏赠给杨帆的礼物。

2003年非典肆虐,他整天待在弥漫着消毒水味道的网吧里,除了网管,寥寥数人。这些人徜徉在玛珐大陆,认真地扮演着电脑里自己的角色,和其他依然奋战在游戏里的勇士们热情交谈。

他们这群“敢死队员”每天喋喋不休地讨论如何打下沙巴克,谁又爆了一个泰坦戒指,行会的什么人叛逃出走……《传奇》世界的的阳光冲破了现实世界的阴云,照在杨帆的身上,这种大无畏,在今天的他看来是完全不敢想象的。

游戏玩的再狠,杨帆心底还是有个念头,自己不能被开除,一定要上大学。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和自己作伴、以网吧为家的几个兄弟一个个或是被学校清退,或是转学。

突然有一天,杨帆惊恐的发现只剩自己了,回去照了下镜子,镜中的自己骨瘦如柴,头发蓬乱,双目无神,那一刻他冒出个疑问:这是谁?

他自己无法回答,想去问问别人,但学校里的人唯恐避他不及,回到家中,曾经痛哭怒骂的母亲也对他绝望,积累了几年的负罪感和空虚感笼罩着他,那个在游戏里强大的人瞬间溃败,逃一般地回到游戏的虚拟世界,只有这样,才能把现实的失意踩在脚下……

“有魔兽玩结什么婚?”

像杨帆的人生一样,2004年,《传奇》也走上了下坡路。时间回到两年前,位于意大利的《传奇》欧洲服务器早期英文版客户端安装程序泄露并流入中国,国内团体对其汉化,并搭建私人服务器,直接冲击了盛大官服。

官服此时也满遭诟病,连续几个圈钱版本,完全变成人民币玩家的天堂,普通玩家流失严重。再加上外挂泛滥,游戏市场上其他新游的冲击,《传奇》落幕,走下神坛。

盛大游戏自此再无爆款,后来历经拆分上市、私有化退市、借壳回归A股,终被陈天桥舍弃,成为腾讯的囊中之物,可以说“成也《传奇》,败也《传奇》”。

而此时《魔兽世界》进入玩家们的视线。

魔兽世界

多年后,曾经的魔兽玩家们成群结队,甚至拖家带口来到电影院回首青春的时候,片尾一句“为了联盟,为了艾泽拉斯”让无数老玩家潸然泪下。

但是看了首映礼的老玩家王杰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感触。

他仍然记得那是2005年3月的一个普通的下午,从同学那里拿到《魔兽世界》中国区内测账号时的兴奋。

鞍山市中心医院路线

湘雅二医院专家

江西儿童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治疗银屑病的专科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