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陶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陶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福州二环内禁开废品站晋安茶园水头村连开两家

发布时间:2020-11-23 02:21:43 阅读: 来源:电陶炉厂家

早在多年前,福州就明文规定二环内禁止设废品收购站。然而,近来不少市民发现,在二环内的晋安区茶园街道水头村里,两家紧挨着的废品收购站占道堆放废品。

­  市民希望管理部门能够加大执法力度,让“隐身”市区的废品回收点迁到三环外。目前,市商贸服务业局已介入了解。

­市场旁两家废品收回站开在一起。

­  两家废品回收站

­  开在居民区

­  这两家废品回收站位于前岐路上的水头村,边上是开业不久的“红星综合农贸市场”,周边一带民房密集,租住着不少外来务工人员。

­  这两家废品回收站紧挨着,均以低矮的水泥房为店面,两者相隔不到5米。昨日中午,记者到场时发现,其中一家回收站店门紧闭,门前有一辆推车和部分废纸皮。

­  边上另一家回收站内外堆积着大量易拉罐,多个装着易拉罐的大袋子堆在门前的通道上,两名妇女坐在店内聊天。

­  12时10分,一辆货车开到回收站前,将数十袋易拉罐装车运走。废品装车一度造成前岐路通行受阻。

­  水头村村民表示,这两家废品回收站已经开了一段时间,经常随意占道堆放废品。占道的废品中有纸皮等易燃物,周边就是居民区,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而且车辆经常进进出出,声音很大。

­  据介绍,开在此处的两家废品回收站没有获得特种行业部门的审批,也没有工商营业执照。不少村民希望职能部门能够加大执法力度,督促这些店迁至三环路以外。

­  现场一废品回收站经营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在此经营已数月,平时就回收一些易拉罐和纸皮。此处一般作为堆放废品的仓库,废品快满时就派车到场运走。

­  记者问该回收点是否办理过相关证照时,经营人员称自己是打工的,老板“应该有去办”,但现场无法出示任何相关营业执照。

­  二环内废品回收站

­  基本无证

­  晋安区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表示,按照规定,废品回收站必须设在三环以外,经营者除了办理工商营业执照外,还需办理相关的许可证。设在二环内的废品回收站,基本上都是无照经营的。

­  废品回收属再生资源行业,市商贸服务业局是该行业的主管部门。商贸服务业局相关人员表示,废品收购站在工商部门取得营业执照后,还须在商贸服务业局报备,从现有的废品回收站情况来看,多数都是“游击队”,并不正规。2005年市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管理工作的意见》规定,二环路以内的废品收购站,当年内一律搬至三环路以外区域,但因为城区内确实有不少市民需要处理家中废品,所以仍有不少收购站未迁出,悄悄“潜伏”下来。

­  商贸服务业局工作人员表示,会将情况转到相关业务部门处理,市民一旦发现此类不正规的废品回收点,也可以通过福州12345政府公共服务系统等渠道反映。(记者 林春长 文/摄)

6月8日上午8时11分许,仙游榜头消防中队接到报警,称位于莆田市仙游县榜头镇泉山村一小学宿舍楼内有一条眼镜蛇,请求消防部门到场处置。

消防官兵到达现场后,学校老师称其在打扫卫生时发现有一团黑黑的东西在蠕动,走进一看,发现是条眼镜蛇,吓得急忙跑出宿舍,并及时拨打报警电话救助。得知情况后,消防官兵带上工具走进宿舍,只见一条一米多长,两个手指一般粗细的眼镜蛇盘踞在墙角折叠桌子旁。当消防官兵将桌子搬开后,眼镜蛇受惊仰起头来不停地吐信,试图攻击消防官兵。消防官兵迅速利用手中木棍和铁铤将毒蛇抓住,并及时送到野外放生。

责任编辑:黄柳君

近日,蒙冤入狱22年的福建男子许金龙向福建高院提出了包括人身自由赔偿金、精神损失费及各种申诉费用在内,共计989.6万元的国家赔偿申请。与他同案的另3名“难友”也均于日前各自提出了相应的国家赔偿申请,4人申请国家赔偿总额超过3000万元。

“法院已接收了我们的材料,目前我们在等法院立案通知。”许金龙对澎湃新闻说。

澎湃新闻曾报道,1994年1月,莆田市忠门镇前范村一独居老人在家中被杀,钱物遭劫,同镇联星村许金龙、蔡金森、许玉森、张美来4名青年被警方认定为犯罪嫌疑人。

1995年6月,莆田中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抢劫罪判处蔡金森死缓,许金龙等三人死刑。他们不服判决,提出上诉,1999年4月,福建高院终审维持对蔡金森死缓的判决,并改判许金龙、许玉森、张美来为死缓。

许金龙是4人中唯一没有作出有罪供述的,其余3人在检方介入后均翻供称没有作案时间,且都明确提出案发当天的去向。

福建高院终审判决后,许金龙、许玉森、张美来及家人不断申诉。2007年,福建高院驳回了他们的申诉,两年后,还裁定:不予立案再审。

2013年,福建省检察院对该案重新审查,并于2014年2月作出再审检察建议,认为该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同年8月,因在狱中表现良好获得多次减刑的蔡金森刑满出狱,此前未提出申诉的他,决定与许金龙等3人一起申诉。

2015年12月,福建高院决定再审该案。2016年2月,福建高院再审后认为,原判认定许金龙等4人共同入室抢劫并将被害人杀害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四人有罪,依法应予纠正,因此宣告他们4人无罪。

获得清白4个月后,他们均向福建高院提出了国家赔偿申请。许金龙说,当初无论是在书面答辩状中还是在开庭审理中,他都坚持作无罪供述,最后还是被判死刑,改判死缓,在牢狱中度过了22年。“损失的岁月是无价的。”

在国家赔偿申请书中,许金龙写道:“1995年6月我被判死刑,直到1999年4月才被二审改判死刑缓期执行。五年里的每一天我都是在恐惧和绝望中度过,每到重大节日,都会绝望地猜测,下一个被执行死刑的是不是自己。”

许金龙说,根据自身情况,他向福建高院提出限制人身自由赔偿金193.6万余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万元以及因申诉而产生的各项损失596万元,共计989.6万余元,而蔡金森、张美来、许玉森三人也分别提出了700多万、700多万及980多万元的国家赔偿申请。

许金龙还要求追究当年办案人员的责任。“我因不认罪遭到刑讯逼供。侦查机关的错误行为严重侵犯了我的人身权,对我的身体健康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害。”

延伸阅读:

漳州跨省孤证奇案 云宵男子获国家赔偿金8.8万

漳州云霄一男子被错关540天追踪:终获国家赔偿

责任编辑:卢侨生

昨日上午,平潭车辆管理所机动车登记窗口传来一阵欢呼声,“幸运车主”小蔡在办理机动车上牌业务时,为自己的宝马525随机抽取到“闽K77777”号牌。

蔡女士抽中闽K77777车牌

据小蔡介绍,她是重庆人,因工作需要,经常往返于平潭和福州两地,昨日前往平潭车管所办理上牌业务。“当时一共随机出了20个号码,‘闽K77777’是最后一个,选到的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小蔡说,经车行工作人员提醒,她才发现抽到靓号。

平潭车管所工作人员介绍,市民在选号时,需要从至少2000个号里面随机抽选20个号码,再根据自身的喜好选择一个,抽中连号的几率不到1%。“平潭的‘闽K’牌照是从‘5’开始发放,目前连号的牌号只剩下‘9’还未被抽走。”

夏日时尚热裤mm街拍照

贱母狗最強属性 美谷朱里番号大全296CPDE

性感混血美女床上秀美胸

相关阅读